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然書畫資料庫

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一級美術師,專業書畫家,藝術理論家,卓然及其藝術人生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网■卓然官方網站http://zhuoran.caaan.cn/ 卓然:号"道",笔名,於菟牧者,吼公,啸公,老拙,拙染.堂号:啸歌楼,吼啸艺苑./ 1924年1月生於安徽省被称为中国书画之乡的萧县./ 1949-1953年,考进南京中央大学(现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本科,受教于中国著名画家陈之佛.傅抱石.秦宣夫,黄显之.杨建侯.谭勇等,奠定了中.西画深厚基础,并于1953年毕业。/ 卓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一级美术师.专业书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函授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转网络】我两忘,无中得有  

2011-03-05 16:2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周翰藻

 

今年是当代著名画家,“狮虎”大师卓然80华秩,朋友们以及卓先生的弟子们商量着出一个小册子。和卓然先生谬称知己、交往数十年的我,自然有许多的话要说,于是便有了下面的文字。
  1977年10月,中秋节过后就是国庆,人们还沉湎于节日的气氛中。一天下午,卓然的房间里传出了哭声,我住在他的隔壁,闻声赶去,只见这位五十多岁的汉子失声痛哭,涕泪满面。原来他刚接到恩师刘子邻逝世的讣告。
  那时候,交通远不如现在便捷。关山重重,赶到太原也见不到恩师最后一面了。我们两个商定,给刘先生亲属发一份唁电,同时,由我执笔草就一篇诔文。之后,赶到朔里镇邮局拍发,没想到年轻的女营业员面对旧体文言诔文,不知所措。天色已晚,开往徐州的班车早已路过。卓然急不可待地爬上一辆路过的拖拉机,到萧县,换上汽车,赶到徐州中心邮局,连夜把唁电和诔文发往太原。
  我和卓然相识在“文革”期间。我从大学毕业便戴上一顶“臭老九”的桂冠,发配到淮北煤矿“接受再教育”,卓然也因莫须有的罪名携妻儿从北京发配回原籍安徽萧县“劳动改造”。那时候,连偏僻的乡村也响应号召,扯旗造反。乡村干部、造反派们看见卓然居然带回来一位比他自己年轻十几岁的“北京洋女人”,还有架子床,皮箱等“洋家具”,顿时生出阿Q般的气恼:“妈妈的,好事都让卓然摊上了!”于是,为卓然罗织了十几项罪名:“国民党第八号特务”、“拐骗妇女犯”、“反动文人”等等,无休止地批斗。妻子李淑秀被生产队长砍断了右脚韧带。万般无奈的卓然只好带着妻小到淮北矿区流浪,靠绘制领袖“宝像”,换几块钱聊以谋生。
  在当代中国的画坛上,卓然是个经历奇特的画家。他1949年考入中央大学(解放后改为南京大学)美术系,受业于傅抱石、秦宣夫门下。1953年毕业分配到太原一中教美术,1957年失去工作,到北京美协帮工,编《美术》月刊。文革中流落皖北,三中全会后回到北京,长期没有固定单位,没有固定收入,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受聘为文化部艺术局终生不退休的一级美术师。就是这样一位“流浪者”,驱赶着他所精心制作的富有灵性的狮虎辗转于北京、广东、广西、江苏、安徽、山西、香港等地,举办了数十次个展,在画坛上掀起了一阵又一阵不大不小的狮虎画热。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落难中的卓然结识了国画大师刘子邻,并成为刘先生惟一的人室弟子。刘子邻经历坎坷,饱尝辛酸,五十岁后,远离世俗,隐居巷陌。他的大写意泼墨狮虎,是人间不平的宣泄,是张扬个性,浇平块垒的喷发。李苦禅面对刘子邻的画,沉思良久,说:“出家人的作品,撼人魂魄。”师从刘子邻之后,卓然迷上了狮虎。贫困潦倒的日子里,他时常揣一块烧饼去动物园写生,一画就是一天。他细心观察狮虎的一举手、一投足,不知不觉中也学着它们的嘶叫;当它们发现卓然时,奇怪地互相对视着,竟然不叫了。卓然说:“当时境界,仿佛我即狮虎,狮虎即我,狮虎与我合二为一,化为丹青,神韵尽现。”
  卓然画虎、画狮。虎啸狮吼,泼墨挥洒,一气呵成。他画“难得糊涂”的虎,画变形的传神虎,画神态各异的奔虎、卧虎、下山虎,还有憨态可掬的虎崽子。他画远眺的狮,豪迈的狮,怒吼的狮,也画率性的狮,伉俪情笃的狮。他的一笔虎一挥而就。有的作品远看是山,近看是虎,亦山亦虎,妙在传神。卓然说:“人没有魂就是僵尸,小说没有魂就是说明书,画没有魂就是图片。”所谓魂,就是在画里面包孕着的,有时是看不到的那种令人冲动的东西。所以,卓然画狮虎,以魂为重,形为次,掠其势,扬其气,虚实相依,以一代十,意随笔到,墨简意盛。笔者至今犹记得1977年,“四凶”刚刚铲除,积压在卓然心中二十年的委屈和愤怒再也压抑不住了!当时我和他比邻而居,亲见他铺开丈二皮宣,挥笔画《怒吼图》,金字塔形的构图,两头雄狮,一头仰天长啸,一头伏卧待发,整个创作过程,卓然都处在极度的亢奋之中,时而泼墨挥洒,时而和笔者一起引吭高歌:“驾长车,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站在这巨幅画前,会使你激动不已,产生出要冲破束缚,舒展筋骨,搏击风浪,有所作为的意念。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