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然書畫資料庫

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一級美術師,專業書畫家,藝術理論家,卓然及其藝術人生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网■卓然官方網站http://zhuoran.caaan.cn/ 卓然:号"道",笔名,於菟牧者,吼公,啸公,老拙,拙染.堂号:啸歌楼,吼啸艺苑./ 1924年1月生於安徽省被称为中国书画之乡的萧县./ 1949-1953年,考进南京中央大学(现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本科,受教于中国著名画家陈之佛.傅抱石.秦宣夫,黄显之.杨建侯.谭勇等,奠定了中.西画深厚基础,并于1953年毕业。/ 卓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一级美术师.专业书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函授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剪不断的师生情:习艺自述-贺万里  

2007-11-18 11:5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万里

             

屈指算来,自小学习画画,至今也有三十余年了。最早画画,是看着邻居家大哥画文革大批判黑板报而一下子激起的兴致。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拿起支铅笔,描摹起了“小人书”、小学课本上的图画。这么投入地画了几年,父亲的同事建议给我找个老师。于是,我就成了卓然老师的入门弟子。

        卓然是当今知名的狮虎山水画大家,当时还在安徽蛰居。在他影响下,我画出了第一幅山水画。现在还记得,这第一幅山水画,画的是实有其景的写生创作--家乡淮北的相山:有电视转播塔的主峰。当时第一幅山水画画出来时,我还真不知宣纸之为何物呢。不过,这张拙气的作品却得到善于教人的老师夸奖呢。

        上了大学,高年级有位校友,擅画山水,结果,又从他那里讨了几张宣纸,看着他画了一幅黄山松图,这才算初步扫了点盲。参加工作之后,师友一多,经常交流,对绘画的扫盲工作才算告一段落了。

        八十年代中后期,中国山水画界曾经风行过一阵子“泼墨风”,尝试泼墨山水、大写意花鸟的画家很多,为此,还有人钻研起了“特殊技法”。我最早接触泼墨,就是看了张大千、刘海粟、候北人等人的画册,于是也就摹仿着画了起来。当时经济不宽裕,用的是夹宣,结果至今还是用这些半生半熟的宣纸较为顺手,唉,根子一定,要想变成那贵族气派、奢侈作风,还真非一早一夕那么简单的哦。

        也许是受了这几位大家的影响,现在看那些泼墨山水画,仍然对特技的使用不以为然。凭着纸笔水墨四元素,就在宣纸上碰撞交融,勾皴点掇(不过,偶而也曾经吐过几口口水,喷洒个画面什么的,见笑呵)。读博士之前,和几位画友互相推促,参加活动,兴致正旺,于是那二年里,画出了好一些山水画。这时期的作品,有不少尝试着把山水与人物相结合的;还有一些新样式实验,整个一个寻找风格与样式、试图独立成家的架势。可过了不久,这些尝试又都被抛弃了,只有泼墨山水,坚持至今。

        泼墨,是一种水纸墨彩等元素自然氤氲的流淌交融,再加以用笔的点掇勾写,成就其形与意。这里,最重视的就是用笔和造形,与水墨泼彩如何协调的问题。一幅作品的成功,它暨是对你的泼墨与泼彩的形与块的预期处置的考验,也是对你用笔用墨的后期收拾功力的检测。成之不易。

        曾经的喜悦,曾经的力作,在多年以后回头再看,却成就了不满。泼墨的激情仍在、处理的得当仍在,但画面的稚气也在。这是经历博士阶段美术史论的读书学习和广泛涉猎之后才有的收获,也是工作阅历不断增进的结果。因此,我觉得,泼墨山水画的成熟,不是一味画下去的产物,而是学养积累不断提升之后的体现。由是,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张大千、刘海粟等名家都是后期泼墨大成,那是对艺术规律充分理解之后,而达到化境的一种自由展现状态。

        泼墨,看似有无形的自由,实要在无形中求有形、在有形中求自由,它奠基于大自然的不断陶养和传统文化的厚重薰染。

        2006年夏,我在新疆待了二十天,喀那斯、吐鲁番、那拉提,戈壁大漠,迥异于内地的风光令人激动,一路走来,一路就在脑海中比较、探究新疆山水的表现方式。那种新鲜的感受,那种跃跃欲试的创作冲动,让我在新疆就禁不住挥毫濡墨了。回到内地,趁着兴致仍然,一口气就画出一小批新疆山水作品。

        这次的创作,令我对于写生与创作诸问题,有了更深一层面的理解。一言概之,如何写生,如何将写生转换为创作,关键就是如何处理好诸对“关系”:景与情、取与舍、写实与提炼、传统与创意等等,这些讲起来很抽象的东西,在具体的对景创作时,都会作为必须处理好的具体问题,涌现出来。

        多年的山水画创作至今,也画出了一些还能够存下去的作品。“起点高”,是许多行家里手对我的点评。但我自知,还有许多技术性问题需要进一步完善。不过,在完善的过程中,我也领悟到,对于艺术来讲,技术只是手段;艺术,在根本上不在技术,艺术的根本在于表达,在于“人”的展现。“艺术即人”、“风格即人”,这些简洁的概论,包含着让我们习艺人终身追求不止的真谛。

         我还要继续我的艺术之梦,我还要继续体悟这奥妙的艺术之道。

贺万里:扬州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美术学美术理论方向导师;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博士;美术理论家、批评家、画家

                                                                               

 墨子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